龙珠超121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觀點與評論>> 正文

一篇表達“思鄉之情”的詩文

企業報道  2019-11-08 20:28:25 閱讀:

 

  原標題:月夜隨筆

  小時候總是不屑于讀那些表達“思鄉之情”的詩文:“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天下的月亮不都一樣?奈何望見明月便會思念故鄉。“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如此思念為何不早早回家?總之,這類主題總是表達獨自在外的游子念及故里、親人,傷感中夾雜著淡淡的哀愁。少年的我哪里讀得出其中滋味,只覺用矯情二字形容再恰當不過。

  一心想著往外走,追求詩和遠方是關乎青春的理想。然而,理想是火車頭,現實是火車尾,永遠保持著相對的距離。大學就讀于省會的一所高校,于是浪漫主義理想在四個小時的火車顛簸中被一點點耗盡。四年過去了,沒有感受過“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極天涯不見家”的窘迫,因為早上出發,中午就可以坐在家中的飯桌前享受媽媽的味道。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這情意,究竟是何種滋味?

  于中秋之夜輾轉反側,樹影在窗上斑駁,月光在小屋流淌;桌子上那個從家里帶來的小鬧鐘嘀嗒嘀嗒,每一秒都不曾偷懶。月光的寒意與故鄉的暖流,在胸中碰撞。冷暖交織,濕潤了雙眸。

  小鬧鐘繼續響著,嘀嗒嘀嗒……這是它陪伴我的第九個年頭。高中的每個早上是它準時把我從被窩里喊醒,可謂見證了我的寒窗苦讀。從大學開始有了手機,本來是用不上這鬧鐘的,可是沒有了嘀嗒嘀嗒,甚是不習慣。寒假過后又把鬧鐘帶到了學校。從此,我到哪,鬧鐘便跟著我一起。

  家里有一塊石英鐘,據說是當年爸媽結婚時斥巨資買的,還是日本牌子。這塊鐘表在我家走了整整三十年,從未壞過,質量絕對對得起九十元“巨款”。盡管夜深人靜時的嘀嗒聲有點響,倒也無傷大雅。小時候總是搬家,記憶中至少經歷五次,家搬到哪兒,石英鐘跟我們到哪兒。經歷歲月的沖洗,鐘表已然褪去了顏色,聲音也越來越響。前段時間家里換上了電子萬年歷,父親說要讓石英鐘休息休息,將它收了起來。第二天早上,父親問,家里怎么冷清了。晚上,父親又把石英鐘拿出來,安上電池,這才安心地回去睡覺。一回家,抬頭看看時間,是我們家里人的習慣。它就像一位老人,目睹我的出生、成長,同時也是家中的一員,無論貧窮富貴,總是不離不棄。帶一個鬧鐘在身邊,有如把家里的思念揣在懷里。

  詩中的賭物思鄉,原來并不是矯情。濃濃的鄉愁從一件小物件開始,慢慢暈開,化成兒時的場景,一幀一幀放映出來。月亮還是那個月亮,沒有更亮、更圓。不知是我讀懂了它,還是它看穿了我,低頭想念起家鄉的明月。

  在房子里聽著鬧鐘的響聲,仿佛又回到那些個躺在家里床上的夜晚,嘀嗒嘀嗒……(鄭旭春)

更多專題
學思踐悟走在前 篤行實干作表率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辦公廳駐喀什英吉沙縣色提力鄉帕其英也爾村工作隊把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陜北礦業中能公司舉辦內部新聞采風活動

“寫新聞,文章的題目一定要有吸引了,博讀者的眼球,讓大家在眾多新聞里一眼就能喜歡看你的文章。”

龙珠超121 3598246657779822748281589282416675842871210246327718642126954292524626335958030255025387671749979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