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超121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藝術資本>> 藝術資本報道>> 正文

論文 | 重塑當代花鳥玉雕的美學觀(上)

企業報道  2019-06-04 10:25:53 閱讀:

 

  摘 要:花鳥玉雕在近千年的發展過程中不斷地被世俗化,一味地向大眾審美靠攏,成為社會功利訴求的代言者,喪失了在藝術美學和精神高度上的深層追求。重塑花鳥玉雕的美學觀,既是當代社會多元化審美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當代花鳥玉雕的發展的新思路。中國深厚的傳統文化為花鳥玉雕在藝術美學和思想精神上,提供了眾多可以借鑒的對象。體系發展完善成熟的院體花鳥畫與花鳥玉雕有著共同的表現對象;而傳統文人作為傳統社會中的精英群體,他們的審美意趣更能折射出整個民族的精神追求。筆者回溯傳統,探究花鳥玉雕自身的問題成因,并對古代院體花鳥繪畫和傳統文人畫意趣進行解讀分析,從中獲取可供參照的元素。塑造一種“形神兼備,藝術與思想融合;雅俗共賞,情趣與寓意融合”的當代花鳥玉雕新美學觀。

  當代中國安定的社會環境和繁榮的國民經濟,為玉雕創作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機遇。與以往相比,不論是在雕刻技藝,還是在創作數量上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而且題材范圍也空前擴大。然而,在這快速發展的過程當中,當代玉雕創作的問題卻也日益暴露:作品的藝術性不足,更甚者,還有過度商業化。創作長期停留在世俗化、功利化的層面,缺乏在藝術美學和精神高度上的追求,這對花鳥玉雕來說尤為嚴峻。筆者認為重塑當代花鳥玉雕的美學觀是十分必要的。

  1 花鳥玉雕的困境

  中國玉文化的源頭在內蒙古的興隆洼,遺址中部分出土玉器已經裝飾了精美的鳥獸紋,即花鳥玉雕的原始雛形。可以說,玉雕有多深厚的歷史,花鳥玉雕就有多悠久的歷史。然而幾千年的發展史中,一方面花鳥玉雕在不斷向世俗化靠攏的過程中獨立壯大,被眾多人所喜愛;另一方面卻也在世俗化發展的過程中錯過了與繪畫藝術的深度結合,以至于進一步向功利化的方向發展。受用者寄希望于花鳥玉雕所表征的吉祥意愿得以實現,反而漸趨忽視題材本身的審美,這種情形反饋到創作層面,造就的局面自然可以想象。原因不難窺探,長久以來,玉雕被視作一個工藝門類,缺乏社會主流文化群體的參與,加之玉雕行業自身的局限與社會的誤解偏見,都將當代花鳥玉雕的發展推向了困難的境地。

  1.1 不斷世俗化的花鳥玉雕史

  自史前至夏商周三代,玉器作為神權巫術與王權禮制的象征,被奉作溝通天地鬼神的通靈之寶,籠罩著神秘威嚴的光環(圖1)。盡管此時的鳥獸紋玉器和現代意義上的玉雕花鳥相去甚遠,但它們作為玉雕花鳥題材的肇始,具有不可否定的開創地位。以現代的眼光來看,此時的鳥首紋玉器因其莊嚴而神圣,充滿著神秘與象征美學。到了禮崩樂壞的春秋戰國時代,敬神尊王的禮器開始走向世俗,其神秘色彩消失,而社會功用日益凸顯。孔子提倡“君子比德于玉”,《禮記》推崇“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無故玉不去身”,在人格化推崇的社會風尚中,玉成為最高的道德標準,玉器的世俗化也由此濫觴。兩漢絲綢之路溝通了中西文明,佛法東漸,道教興起,鳳鳥、朱雀、寒蟬、蓮花裝飾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花鳥紋飾玉器也勃然興起。

  越過戰亂紛擾的三國兩晉南北朝,玉雕在統一、穩定、強盛、社會富足的隋唐時代達到發展的一個高峰,玉成為日常生活中重要的裝飾品。隨著花鳥畫成為獨立的畫科,花鳥的藝術審美功能成為社會的普遍價值,花鳥玉雕的制作也成這個時代風尚。考古這一時期出土的花鳥玉器,不僅數量巨大,而且造型生動,紋飾精美繁復,裝飾意味濃郁(圖2)。自此,花鳥玉器作為一個獨立的玉雕品類在傳統的玉文化中綻放。

  宋代的花鳥玉雕借著藝術的全面繁榮,社會上出現了專門碾琢花鳥玉雕的專業作坊。盡管各種雕工精細、形態優美的花鳥玉佩凸顯著當時制玉技術的發達,但終究只是作為一個工藝門類,沒有達到花鳥畫所追求的藝術高度。而在隨后的元、明、清三代,花鳥玉雕的內容題材不斷擴大,雕刻技藝更加精湛(圖3)。吸收民間吉祥寓意的諧音文化,在裝飾生活的基礎上增加了寄托各個社會階層功利訴求的功用,花鳥玉雕由世俗化進一步下移到功利化。盡管乾隆時代做了“糾正‘玉厄’、端正俗樣”的努力,但玉雕“圖必有意,意必吉祥”的社會審美趨勢并沒有得到扭轉,功利化態勢明顯。

  玉雕文化沿著其內在自律性發展,其世俗化過程是不可避免的,花鳥玉雕作為其中的產物也必然走向世俗化。花鳥玉雕的發展歷史表明,花鳥玉雕既是玉雕世俗化的產物,又在世俗化的過程中變成社會功利訴求的代言者。這種趨向讓花鳥玉雕在創作層面、審美層面越走越窄,流風余韻所及,當代玉雕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極大影響。

  1.2 社會主流文化群體的缺席

  文化下移是人類文明發展過程中極為常見的現象。以唐詩宋詞為例:在文化發展鼎盛的唐代,詩歌作為文學的主流蔚然大觀,作為一種娛樂存在的詞則被稱作“詩余”。當時詞的內容以言情為主,與詩以言志的高雅相比顯得十分低俗。故歐陽炯在《花間集序》中云:“舉纖纖之玉指,拍按香檀。不無清絕之詞,用助嬌嬈之態。”而到了兩宋,詞的興盛大大超過了詩,社會主流文化群體都參與到詞的創作中,使詞在文學史上成為與詩比肩的表現形式。而類似的現象同樣存在于小說、繪畫等諸多領域,從中總結出一個規律:文化下移為文明的發展提供了新的表現形式,并在主流文化群體的創作參與中獲得價值的提升。

  縱觀玉文化的發展過程,其世俗化的過程同樣也屬于文化下移的范疇。李忭玉在她的《玉文化在唐代的下移——以<太平廣記>為例》通過對《太平廣記·寶二》中所輯的七篇涉及玉石的小說進行詳細分析,明確指出了玉器在唐代的世俗化,并稱之為“玉文化的下移”。然而與同樣屬于文化下移的詩詞文學不同的是,玉僅僅在裝飾玩賞的審美上獲得了擴大,而在創作方面似乎長期缺乏社會主流文化群體的參與,我們甚至無法從歷史文獻資料中獲得相關的記載。

  在明代玉雕有一次與社會主流文化群體的親近,據《蘇州府志》載,陸子岡“造水仙簪,玲瓏奇巧,花莖細如毫發。”他的事跡也被眾多晚明的江南文人著作中記載,王世貞《觚不觚錄》,高廉的《遵生八箋》,陳繼儒的《姑尼錄》等皆給予頗高的評價。而陸子岡最為后人所稱道的當是“子岡牌”,正面雕山水人物,背面刻詩文書法及落款,這種玉牌融合了繪畫藝術中的詩書畫印,雅趣情懷盡在方寸之間,受到了歷代文人士大夫的熱愛。盡管如此,社會主流群體仍然僅持旁觀者的態度,沒有參與創作。明代畫家徐渭做的《詠水仙》一詩:“略有風情陳妙常,絕無煙火杜蘭香。昆吾鋒盡終難似,愁煞蘇州陸子岡。”其中的貶低之意十分明顯。徐渭作為明代的大寫意畫家,性格狂狷,不媚權勢,以他的眼光來看,陸子岡的玉雕在藝術造詣上自然與繪畫還有差距。但從玉雕發展的角度來看,陸子岡已經將玉雕朝著藝術的方向推進了。到了清代“子岡牌”盡管繼承了明代的做法,但在表現內容上出現大量吉祥意義的圖案,一味表達美好寓意,在藝術上的追求逐漸喪失。

  清代乾隆皇帝為端正玉厄,提升玉文化,實施了“提倡畫意”的舉措。所以有了畫家參與玉雕制作的記載,其中以“大禹治水山子”(圖4)最為著名,記載也最為詳細。這件玉山子以宋人畫的《大禹治水圖》為藍本設計的,由畫家賈銓照圖在玉料上臨畫,耗時六載完成。這種工程浩大,傾國之力完成的具有“畫意”的玉雕根本不可能在全社會推廣,僅僅只是統治者一人的愛好罷了。畫家臨稿,玉工雕刻也只是各司其職。盡管也有“上行下效,蘇州玉工從乾隆四十年來大量雕琢玉山或圖畫”的現象,但并沒有獲得大批社會主流群體主動參與,且將“畫意”局限在了玉雕山子的制作中,花鳥玉雕仍舊是作為迎合世俗審美、寄托吉祥訴求的載體發展演變。

  1.3 玉雕行業的局限與社會之偏見

  玉雕作為一個有數千年歷史的行業,有自己的傳統。在雕刻技法,設計理念,題材內容等很多方面都有特定的技巧、方法和原則,這是玉雕發展過程中的經驗累積,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但也可能成為繼續發展的阻礙。以往的經驗作為一種歷史性的,靜止的東西,在變化的時代觀念中必然會出現不一致,甚至相沖突。玉雕界長期流傳有“玉必有工、工必有意、意必吉祥”的說法,一直是很多玉雕師所遵從的金科玉律。但這一做法也將玉雕限制在了一個狹小的范圍之內,背離當代社會的多元化現實。玉雕為何不能表現藝術中的抽象之美,純粹之美,崇高之美?花鳥玉雕為何不能雕出如花鳥繪畫一樣的自然之美,意境之美?

  行業局限之種種,終究是人之局限。玉雕行業門檻低是不爭的事實,從業者的知識水平與文化修養不高也是事實。直接拿行業舊有之經驗學習是相對容易的,但有所突破便是很難的事。從其他文化藝術中借鑒必然要精通其中的道理,但學習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目光短淺者只求坐下來多雕幾件作品好賺錢,全然不做長久打算。如此只能在傳統的經驗里打轉,自己局限了自己,所以當代花鳥玉雕與以往并沒有太多區別,不過是“花好月圓”“喜上眉梢”之類的變種。

  現代社會對玉雕的偏見也是不可忽視的。首先由于傳統文化教育的不足,現代人對玉文化的了解十分有限。很多人僅僅將之簡單的等同于珠寶首飾,根本談不上對玉雕的欣賞,更不必說對玉雕在藝術審美上提出一些看法。其次,玉雕被看作投資收藏的商品,更注重其升值保值的潛力而忽略了其藝術與精神上的深層價值。一件花鳥玉雕在投資者的眼中更多的只是玉質優劣,重量大小的區別,所謂的“吉祥寓意”也只不過是交易中討喜的“口彩”,對其雕工與藝術性的關注微乎其微。

  花鳥玉雕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一味的被世俗化,卻又一直得不到社會主流文化群體在創作上的助推,加上行業自身局限與社會偏見,其發展變得步履維艱。針對現代花鳥玉雕存在的這些困難,重塑花鳥玉雕的美學觀,推動當代花鳥玉雕朝著更高的追求發展是非常必要的。

更多專題
永不背離的煤海夢

乍暖又還寒,王軍建重復這項工作已經有數十年了,長期檢修工作使得冰涼的工具在他的掌心磨下厚厚的一層繭,...

逐夢安全的皖煤人

他從江淮大地走來,懷揣對礦井通風事業的熱愛,一腔熱忱投身到內蒙古麻地梁礦項目的火熱建設當中。他是皖北...

龙珠超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