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超121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藝術資本>> 藝術資本報道>> 正文

你以為古代人就不用加班嗎

企業報道  2019-06-06 10:13:59 閱讀:

 

  中國新聞網

  有人說:“若是回到古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沒事喝喝酒,品品茶,讀讀詩,那該多好!” 顯然,這個想法太過天真,縱觀中國歷代工作制度,真相簡直是殘酷到不忍直視,并且每個朝代都因為加班這件事,出了一個奇人。

  姚崇

  加班這件事,你們連老年人都沒放過

  相較于其他朝代而言,唐代的工作制度最為人性化,除了延續從漢代以來每五天休一天的“休沐”制度以外,唐代的官員們全年還享受53個節慶假日,其中包括皇帝的生日放假3天,釋迦牟尼和老子的誕日放假1天,婚喪這些重大事宜也都有相應明確的假期規定。然而即使有這樣健全的工作制度,唐代的官員們仍然過得不輕松。

  在唐代都城長安的官署里,共有內官員兩千六百多人,他們又分為常參官和非常參官,常參官是每天直接把工作匯報給皇帝的人,五品以上才有資格。這些官員每天早晨六點半到八點半要先開個晨會,也就是傳說中的早朝。開完會以后,再各自回到崗位上,這才能真正開始一天的工作,通常要處理公務到下午三點多才能下班。核算下來,每日工作時間差不多也是八小時。

  然而八小時只是明面上的八小時,并不代表下班就可以走人,唐代早就形成了“夜直”制度,除了宮廷里的太監、宮女、嬪妃以外,大臣們也要上夜班。中書、尚書、門下三省的負責人輪流值夜班,各省有一本“直令”,也就是我們現在的值班日志,由直令史當日交給值夜班的人,次日再收回。

  當然,值夜班也要看運氣,有時閑得發慌,與“伴直”的同事喝喝茶,吃吃夜宵,寫寫詩,看看星星月亮,談談人生和理想。而有的時候就比較悲催了,皇帝一聲令下,無論白天有多累,此刻有多困,必須提起精神來,隨時列出相應文件,一旦有誤,輕則被貶,重則丟命。

  談到值夜班,在唐朝不得不提一個人,那就是宰相姚崇。

  當時的姚崇年事已高,曾經所有的激情與熱血都獻給了大唐,到了晚年,忽然想任性一把:堅決拒絕值夜班。

  直令史也就從了,排夜班的時候直接跳過了姚崇,將值班日志往下傳。這一舉動竟然引發了許多大臣的不滿,認為姚崇搞特殊化。

  姚崇這輩子什么沒見過?還怕人說三道四?

  于是姚崇大筆一揮,在值班日志上批寫道:“告直令史,遣去又來,必欲取人,有同司命。老人年事,終不擬當。”

  翻譯成我們現在的話就是:統一回復,我好不容易跟直令史請了假,前腳還沒進家門,后腳又被喊了去,朝廷里的那些人吶,怎么跟個催命鬼一樣沒完沒了?我老我任性,這個夜班,我堅決不上了,再上下去,老命直接丟了,你們想怎樣就怎樣吧。

  姚崇位極宰相,不上夜班都能惹非議,那些年事已高,職稱不高的官員們更是不敢有稍微的懈怠。可見唐朝的工作制度雖然完善,但加班這個事情,連老年人都沒有放過。

  王著

  為升職而加班,加班加到精神失常

  到了宋代,節假日比唐代多了一天,總共54天。但千萬別高興太早,因為這54天的假期里,只有18天被定為“休務”,即不需要辦公,那么同時也就意味著其余的節假日是跟平時一樣正常上班。

  雖然宋代也同樣延續了漢代每五天休一天的“休沐”制度,但因為大部分節假日里都要正常上班,假期的性價比極速下降,我們也都有同樣的體驗:連續加班使人瘋狂。

  這種瘋狂通常表現為神情呆滯,反應遲鈍,生無可戀,最多私底下吐槽:老子不干了。

  吐槽結束后,該干嗎干嗎,心里也會默默想著:我這樣埋頭苦干,天天加班,老板會給我升職吧?

  然而在宋代的某天早晨,朋友圈里出現了一條晨間新聞:昨夜官家突遭翰林學士王著襲擊,蓋因后者飲酒過量所致。

  這起惡性事件的主角是翰林學士王著,此人在事發當晚值夜班。或許是漫漫長夜,他想起了職場的許多煩心事,又或許是對自己目前的狀態產生了焦慮,一時間胸口有些悶,于是借酒消愁。卻不曾想幾杯酒下肚,竟然喝得酩酊大醉,無法自控,跌跌撞撞地在深夜吶喊:“我要見太祖!來人吶!我要見太祖!”

  太祖一拍大腿,心想:讓人值夜班是對的啊!這肯定是有大事發生!

  于是,太祖趕緊召見了王著,然而站在他面前的這個人,酒氣熏天,披頭散發,搖搖晃晃,胡言亂語……

  太祖掩面,嘆了口氣:“又來了。”

  原來這個王著,早先也干過類似的事情。

  某次宴會上,他也是喝得這樣酩酊大醉,嘴里還念著老東家周世宗的名號。太祖想著不殺士大夫,也就沒有讓他擔罪,放了他一馬。卻不曾想這人加了幾天班,就瘋魔成了這樣。

  或許是那天晚上月色很美,太祖心情好,沒有殺王著,頒發了一道圣旨:請各位公務員引以為戒,愛崗敬業,遵紀守法,擁抱變化,努力加班,王著已因酗酒鬧事,貶官至比部員外郎,逐出翰林院。

  原本王著是想通過加班求升職,結果卻因為酗酒無法自控導致被貶,仕途一落千丈,真是“加班不規范,親人兩行淚”。

  巴延三

  加班讓我的人生完成了逆襲

  到了清代,工作制度已經嚴苛到喪心病狂的地步,偏偏這種嚴苛的制度在歷代王朝里堅持得最久。每天凌晨就要上班,若是遇到皇帝突然來了興致,在城外的圓明園主持早朝,那么許多城內的官員必須午夜就爬起來更衣上路,以便能準時到達,畢竟上班遲到先得挨三十大板。

  在這種極早的辦公制度下,值夜班的傳統依然沒有被廢除,所以清代有的官員逢上值夜班的話,直接連續上48小時。如果國家有大事發生,連續上一百多個小時的班,也純屬正常。

  論起值夜班,除了與平日的績效考核有關以外,同樣也是一個容易被皇帝關注并且得到升遷的好機會,歷史上就有這么一個幸運兒,他叫巴延三。

  巴延三屬宗室,但能力低下,才疏學淺,在那一天值夜班以前,日子過得昏暗無光,是宗親鄙視鏈的最底端。嘉慶年間的禮親王愛新覺羅·昭槤就曾在《嘯亭雜錄》中提到過巴延三,認為他“齷齪無他能,人爭鄙薄之”,由此可見巴延三非常不招人待見。

  然而歷史就是如此神秘,它會在某個時刻忽然扭轉一個人的命運。

  某天夜里,前方送來八百里加急戰報,乾隆閱后馬上要下達新的敕令。但已是深夜,大臣們已下班,只有軍機處值夜班的官員可供辦差,于是乾隆立即派太監召其入宮聽旨擬詔。

  那天夜里值班的官員正是巴延三,他突然聽說皇帝要召見他,瞬間困意全無,立即跟隨傳旨太監匆匆入宮,隔窗聽旨。

  乾隆口述了幾百字機宜,要他立刻擬旨送閱。

  或許很少有機會遇到皇帝,巴延三又驚又喜,竟然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一個字都沒有記下來。好在傳旨的太監才學高于巴延三,幫著他完成了任務。

  當倆人戰戰兢兢地將圣旨遞給乾隆時,以為要遭到怒斥,卻不曾想得到了乾隆的夸贊,大夸文書寫得好。幾日后,乾隆見到軍機大臣傅恒,便問:“汝軍機有若等良材,奚不早登薦牘?”

  傅恒啊,你們軍機處竟然有這樣的人才,怎么不早點推薦給我呢?

  有了皇帝的青睞,一次偶然值夜班的機會,巴延三完成了逆襲,先是很快被外放到陜西做了潼商道員,沒過幾年,又升任兩廣總督,成了封疆大吏,短時間內,人生到達了巔峰。

  雖然后來因為種種原因,巴延三又被彈劾罷黜,但他終究曾經擁有過一段意氣風發的時光。我想他會永遠感激那個深夜,感激那個深夜里幫他完成擬寫圣旨的太監。

  縱觀唐代、宋代、清代,古人們的工作制度要嚴苛得多。想一想古人,即便在加班的路上充滿了無奈與辛苦,但那也是生命里無法拋卻的悲與喜,悲喜交加的人生,或許更有滋味兒。

更多專題
大臨鐵路工地上的雙胞胎

早就聽說大(理)臨(滄)鐵路是中緬國際鐵路通道滇緬鐵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可謂“跨越兩個世紀的夢想”。但由于...

緬甸達貢山腳下再展風采

中國有色礦業集團中色鎳業(緬甸)有限公司坐落在伊洛瓦底江邊、美麗的達貢山下。10年前,十五冶人充分發揮“...

龙珠超121 9754156896371781148197882511947899417793649834884077523970093411292030091622450545115416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