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超121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專題>> 正文

萍鄉深山里的一支“輕騎兵”

企業報道  2019-06-04 10:32:17 閱讀:
核心提示:九十多年前,在湘贛邊界,一場轟轟烈烈的秋收起義打出了土地革命的新旗幟。九十多年后,一支測量“輕騎兵”又從萍鄉這片紅色土地上再出發……

 

  九十多年前,在湘贛邊界,一場轟轟烈烈的秋收起義打出了土地革命的新旗幟。九十多年后,一支測量“輕騎兵”又從萍鄉這片紅色土地上再出發……

  出力出汗不出錯

  “測量隊的精神是什么?”

  當這個問題擺在中鐵十一局二公司萍蓮公路A5標項目測量隊隊長郭建衛面前的時候,郭隊長斬釘截鐵地說道,“缺水缺電不缺精神,出力出汗不犯錯誤。

  的確,對于測量隊來說,隨叫隨到、全天候服務是他們的“家常便飯”。

  “收到,馬上來!”郭隊長還沒來得及喝上剛泡好的菊花茶,掛完電話,急忙拔下還在充電的手機和充電寶,召集測量隊員準備出發去往高田大橋施工現場,而這已經是郭隊長今天給手機第三次充電了,“沒辦法,那個手機測繪APP耗起電來就跟喝水似的,一會兒就沒了。”

  測量是工程施工的眼睛,它貫穿于工程的始末,也是工地上最辛苦的一項技術工作。工程測量員是第一批進駐施工現場的人,進行工程測量中控制點的選點和埋石、工程建設施工放樣。“說是施工現場,其實就是荒郊野地,即便是這種靠近城市的工程,眼前也沒有一條像樣的路。選點時,我們可能要舉著全站儀、水準儀一會兒沖上一個十幾米的土坡,一會兒跳進一個路邊三四米深的坑里,測量每個控制點的位置,根據設計院的圖紙,我們還得用一個個的點把大橋最初的模樣在心里描繪出來。”每次談起自己的工作,測量隊副隊長孫昊都會這樣“抱怨”道。

  下午兩點,氣溫已經是一天當中最高的時候,測量隊許成鎖、許立一早已經在蓮花隧道施工點開始了下午的工作,炎炎烈日下,馬浩手持測量儀,眼睛盯著儀器一動不動,正在緊張復測樁基位置的精準度。“往后一點,再往后一點,好,就在那”,許立一的額頭上密布著的都是豆大的汗珠,他那被曬得通紅的臉上仍然是堅定的表情。

  扛30多斤儀器跑“拉力賽”

  每天早上7點,測量隊就吹響了結集號,搭好三腳架、打開工具箱、架設水準儀……觀測員手腳麻利,不出一分鐘,儀器安裝、整平完畢,立刻就進入了“戰備”狀態,審圖紙、跑現場、交接樁、加密樁、導線點復核、紅線界樁、路基中樁測量、樁位放樣等一系列前期工作馬上展開。

  跟著測量隊員走路,旁人得小跑才跟得上,這還是在他們扛著30多斤儀器的情況下。“平日里在外干活,太陽曬,不走快點怎么行?而且任務重,走快點才能搶時間!”測量人員“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功夫就是這樣一天天用腳底板磨出來的。測量隊陸彬彬晃了晃他的鞋子,原來他的鞋幫內藏著厚鋼板,以防被亂石砸傷、被工地上的釘子扎傷。外業測量必須頭戴安全帽,身穿安全標識服,隨時提防蚊蟲和雜草,到了夜里,花露水、風油精齊上陣,盡可能壓制身上的癢痛,可就算是這樣,也經常把測量隊隊員們折騰得狼狽不堪。

  這支“輕騎兵”在忙碌的時候,常常要穿梭在萍蓮工地上的各個工作面,登高爬低,刮風下雨也不耽擱。夕陽西下,他們踏步歸來,手里拿著GPS,肩上扛著測量儀器,儼然一個“取經”的唐僧團隊。測量隊的同事們經常互相打趣說:“萍蓮高速什么時候通車了,咱們也就取到真經了。”

  走在龍頭,位在龍尾

  萍鄉的冬天濕冷而且漫長,現澆涵洞施工時馬浩打著哆嗦說:“確實冷呢,尤其在這寒風夾塵的日子,我們穿上棉衣也感覺寒風穿后背、襲前胸,不停地哆嗦。但為了工作,沒法,有時就跺跺腳、暖和暖和。”

  “走在龍頭,位在龍尾”,這是測量人對他們自己的定位。在施工單位,每一項工程最早的一道手續就是測繪,需要測量人先“鋪好路”,這就是“走在龍頭”,但是測量人的辛苦和努力又最不廣為人知,所以是“位在龍尾”。在萍蓮項目施工現場測量人員每天時而下到十幾米深的基坑底,時而爬上中板、頂板、路面。有時候一工作就是十多個小時,其中包括吃飯也是在施工現場解決,等他們結束工作時已經是夜幕降臨了。

  在半年實習總結本上,實習生王永龍寫道:我不會忘記那些日子,早早起床,天天在烈日下、或在冷風中,時不時還會被雨水澆濕衣服。苦雖苦點兒,但也是學習機會,讓我們形成好的習慣,明白了工作不是一人的事,態度決定了一個工程成果的好與壞,不能因為一個人的失誤而影響了整體。

  一絲一毫提升測量精度

  測量人員是工程建設的“眼睛”。“凡是經我手的測量數據,必須完全合格”,副隊長孫昊憑著嚴謹、執著的工作作風,以近乎苛刻的態度準求完美,練就了一身絕活,他先后參與的試驗段測量工作,無一處事故,達到零失誤,確保測量技術服務質量和工作指導的準確性,保證了工程質量。

  有一次采集的基坑沉降觀測數據竟然連續幾次不達標,問題出在哪兒?測量隊的小伙子們決心留守在工地,解開這個苦惱人的謎,雖然天寒地冷,但這幫執著的小伙子們沒有放棄。他們4人一組,1人操縱儀器,1人記錄并計算,2人扶尺,細心地操縱著水準儀、全站儀,觀測后立馬把原始數據記錄下。就這樣,測完這個測站,前往下一測站。測完幾個測站,測量隊員們又沿著剛測完的線路,返程測量到起始控制點。“通過復測,盡量減少誤差超限。”測量隊薛林園自豪地解釋道。測量隊員認真、敬業的精神,對工作的執著、趨于完美的態度,注重工作中的每一個細節來提升測量的精度。

  傍晚時分,夕陽將這支青年“輕騎兵”的身影拉得很長,走在施工便道上的他們有說有笑,踏出的每一步都堅實有力,也許這就是腳下有泥,眼里有光,肩上有責,心里有夢。(唐里 康炅 徐天兵)

更多專題
萍鄉深山里的一支“輕騎兵”

九十多年前,在湘贛邊界,一場轟轟烈烈的秋收起義打出了土地革命的新旗幟。九十多年后,一支測量“輕騎兵”...

永不背離的煤海夢

乍暖又還寒,王軍建重復這項工作已經有數十年了,長期檢修工作使得冰涼的工具在他的掌心磨下厚厚的一層繭,...

龙珠超121